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怨女香》第7章

20

我姐悠閑地靠在坑邊,雙手抱胸居高臨下地看著我:

「這個坑的事情,是七叔公告訴我的,他說以前山上野豬多,村里人下山總碰到野豬。」

「所以每隔一段路,兩側都會挖一個大坑,反正你也和豬一樣胖,這坑拿來埋你,剛剛好。」

「你呀,就待在坑里慢慢等死吧,哈哈哈哈哈!」

我傷了腳,身體又笨重,靠我一個人,是絕對爬不出這個坑的。

而且這條路早就被荒廢了,根本不會有人路過。

姐姐說得沒錯,她一走,我只能在這里等死。

我直勾勾地盯著她,不甘心地問道:

「你,你想要我死?」

姐姐冷冷一笑:

「你死了,這個世界上,就不會有人知道爸媽的事情了。」

所以放火時,她才那麼毫無顧忌,事事搶先動手。

她當時,就打定主意不讓我活著離開村子了吧。

我幽幽地嘆了口氣:

「姐姐,你當真是好狠的心。」

「我再問你最后一遍,你真心想要我死?」

「呸!」

我姐五官扭曲,面容猙獰。

「我早就受夠你了!你知道照顧一頭豬八年有多惡心嗎?」

「憑什麼你睡床上我睡地上,憑什麼我要給你洗衣做飯鋪床疊被,你是個什麼東西!!!」

21

她喊得聲嘶力竭,狀若癲狂,似乎要把自己這十多年的委屈和憤懣全都喊出來。

原來這麼多年,姐姐平等地憎恨家里的每一個人,也包括我。

她喊完以后,抹了晚.晚.吖把眼淚,手按在石頭上打算爬出坑。

我忍不住笑了:

「你怎麼不爬了?」

「是不是發現,自己動不了?」

「啪!」

我姐僵直著身體直挺挺地摔在了地上,一只手還半舉著。

我勉強站起身,一瘸一拐地走到她身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姐姐的臉上全是驚恐:

「你對我做了什麼!為什麼我沒法動了!」

我笑嘻嘻地看著她:

「你 12 歲那年偷跑進工廠看他們煉香時,我就跟在你身后。」

「我看到他們放光了堂姐的血,把她切成一塊一塊熬油。」

「你是不是忘了,當時咱們是一起發高燒生的病?」

姐姐難以置信地看著我:

「不可能,這不可能,如果你早就知道了, 那這麼多年……」

我點點頭:

「我演了這麼多年,就為了這一刻。」

22

我癡迷地看著姐姐的身體,視線一寸一寸從她的臉掃到她的腳尖。

瓜子臉,高鼻子, 纖細頎長的脖子,還有細長的腿和不盈一握的腰。

就連她露出的腳踝,都是那麼好看。

多漂亮的身體啊!比我這全身肥肉堆砌的身體漂亮多了。

這具漂亮的身體,我可是用心養了整整八年。

「姐姐, 你不奇怪嗎?你天天晚上泡寒潭水, 為什麼來月經時, 肚子卻一點都不痛?」

「你每天吃得那麼少, 怎麼會依然有用不完的力氣?」

我在給姐姐的食物中下了各種各樣的補藥,在她睡覺時偷偷為她針灸,這一切,都是為了養好她的身體。

姐姐漂亮的眼睛中透露著迷茫,我忍不住有些得意:

「我是劉神婆的徒弟。」

聽到劉神婆,姐姐的瞳孔猛然一縮。

劉神婆是我們村里一個很古怪的老太婆, 她是被人賣到村子里來的。

但是進村沒多久, 她的丈夫就死了。村里人都有些怕她,說她會邪術。

她無兒無女,會看一些簡單的病,村里誰家有點頭疼腦熱的, 劉神婆一帖藥下去, 第二天準好。

「姐姐,你聽過, 奪舍之術嗎?」

將我的頭發, 指甲,還有血液燒成灰, 每天喂姐姐服下。

服用時間越久,奪舍時就越容易。而這些東西, 我喂了姐姐八年了。

從姐姐開始偷偷催吐時, 我就知道,她早晚是要跑的。

而我,自然要坐收這漁翁之利。

在姐姐驚恐的眼神中, 我走近她,用鮮血在她身上畫下了一個又一個古怪的符號。

奪舍儀式完成以后,我原地蹦了蹦,感覺著從未有過的輕盈和靈敏。

姐姐絕望地躺在地上, 眼睛中翻滾著滔天的恨意:

「陳滿!你會遭報應的!!!」

「哈哈哈,笑死了,你想把我留在這坑里時,怎麼沒想過會有報應?」

我用她的衣服擦干凈手,動作利索地爬出了坑。

她在我身后用各種最難聽的話我罵,我高高地站在坑外看著她:

「姐姐, 你躺在這里的樣子, 真的好像一頭野豬啊!」

說完我將手伸進衣服口袋里,果然摸到了一個硬硬的塑料袋晚.晚.吖。

沒猜錯的話,里頭是姐姐偷偷藏起來的錢。

衣服口袋、褲子口袋都是鼓囊囊的, 姐姐還真沒少藏錢呢。

我哼著歌腳步輕快地朝前走去,今晚的月亮,可真美啊。

-完-

櫻桃小酒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