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吊影》第2章

我和胖子的公眾號已經很久沒有出爆款了。

那晚之后,胖子立刻就認定——這個上吊的女人,就是我們要找的絕佳素材。

「結合前幾次的觀察,這娘們鐵定不是在自殺。」胖子篤定地說道:「她上吊用的繩子提前割過,撐一會就會斷,而且應該還有機關設計,隔一段時間就會自己掉下來。」

「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要上吊玩,但這不重要。」胖子摟著我的肩膀:「標題我都想好了,就叫《上吊的女人》,絕對爆炸火!」

我雖然隱約覺得有些不道德,但胖子拍著胸脯向我保證只是用女人做素材參考,絕對不會泄露隱私給她帶來麻煩,又加上我倆確實已經快吃不上飯了。

在道德和肚子之間,我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眼。

 

03

「我還是覺得這樣偷窺有些不好。」

我看著對面樓,窗簾上的影子顯示她正捂著脖子大口地喘著粗氣,顯然上吊這種行為給她的身體帶來很大的負荷。

胖子無所謂地聳聳肩,將望遠鏡遞給我走回客廳,坐在沙發上開始抽煙。

我看了一眼對面,突然發現窗簾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拉開了但女人不見了,我告訴了胖子然后將望遠鏡遞給他示意他收進行李箱。

「就會指揮我。」胖子叼著煙嘟囔道,不情愿地接過望遠鏡。

接著他順手舉起望遠鏡看向對面,似乎還想瞅最后一眼。

我沒理他準備回客廳去,走了幾步一回頭,胖子還在那看著什麼。

「孫浩。」胖子突然輕聲叫我的名字。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這家伙從小到大向來都是叫我外號,每次只要這麼一叫我的大名,準沒好事。

「你來看。」胖子語氣里透著焦急。

 

04

胖子表情古怪地將望遠鏡遞給我。

對面一直緊拉著的窗簾突然被拉開了,客廳開著燈但卻不見人影。

「人呢?」我放下望遠鏡問胖子。

那窗簾從我倆尾隨她過來那晚起就一直是拉上的,我們這幾天根本沒機會看到她家里的樣子。

現在一看,就是很普通的裝修,在天花板的中央有一個突出來的吊環,看來是上吊用的。

「誰讓你看人了。」胖子沉吟道:「你仔細看客廳墻上,有兩張照片。」

隨著鏡頭移向照片,倍數增大,我的心臟瞬間漏了一拍。

那與其說是兩張照片,不如說是一張照片被分成了兩份。

照片中男人的頭和身子被人從脖子處硬生生地裁斷,一張只有頭,一張只有脖子以下,十分詭異。

更加驚悚的是——男人的臉和胖子一模一樣。

「她拍你照片干什麼?」我的大腦像是宕機了,愣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話。

「把我裁成兩半……這是想殺了我?」胖子也愣了。

「我那天晚上就覺你不對勁,你跟我說實話。」我看向胖子:「你們認識?」

胖子搖頭又舉起右手發誓:「絕對不可能!」

「那會不會看錯了。」我想想仍覺得不可思議:「可能只是和你長得像罷了。」

胖子又舉起望遠鏡:「不太可能。」

他說:「照片的背景是咱家。」

 

05

我聽聞搶過望遠鏡,幾乎是下意識地我又回頭看了眼客廳,果然和照片里的裝修布置一模一樣!

鑒于我和胖子才搬來這里沒幾天,照片應該就是這兩天拍的。

「奇怪……」胖子像是想到了什麼:「你看那照片上我穿的衣服。

我看過去——照片上胖子穿了一件純白色短袖,短袖下擺有一個小小的星球大戰的電影標志。

「你什麼時候買的這衣服?」我也反應過來,印象中胖子好像沒有這件衣服。

「短袖是聯名款,半個月前我只在商場試過,沒買。」胖子肯定地說道。

「那照片是怎麼回事?」我也懵了。

「真邪乎……先不說衣服,你說這算不算是一種警告?」

「什麼警告?」我問道。

「咱倆偷窺了她,所以她把我的照片分尸警告咱倆?」胖子抿著嘴:「不對啊,那為什麼她光拍我不拍你呢?」

「可能你看上去更像變態吧。」我說道:「但是咱倆才搬來兩天,又整天待在一起,想照片上沒我單拍你,這難度有點大啊。」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