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宿怨》第4章

她雙目緊閉,鮮紅的嘴唇微微上翹,就像上了妝,比活著的時候好看多了,如果再配件紅嫁衣,真給人一種做新娘的錯覺。

三爺急忙把棺蓋合上,說情況不對!

他說姐姐的尸體陰氣極盛,有些像笑尸。一般出現這種情況,都是橫死的人,他們大多對世間有極大的怨念或者留戀。

過剩的陰氣很容易魔化死者的宿怨,驅使他們化成厲鬼來抓親人索命。

「她害死了我兒子,還能有什麼怨?這可是大家伙都看見的,是鐵的事實啊。」

不等三爺說完,我媽就激動地接上了話。

我心虛地把媽拽到一邊,極力阻止她說下去。

爸連忙遞過來一包細利群,懇求三爺給個破解的法子來。

三爺燃了好久的煙,勉強支了個招:晚飯之后,靈堂門口灑一圈爐堂灰(雖然不一定能擋住,但聊勝于無)。取一顆鮮豬心,上面裹上帶有我和爸媽生辰八字的黃符,卷在竹席里,藏到門后邊,希望能替我們蒙混過關。

我和爸媽則需要分不同的角度,跪在棺材前,不許離開,子夜到來時,無論出現什麼情況也別動,更不要出聲。

「你家這情況有些復雜,陰魂宿怨過重,這是最后的招了,剩下的只能聽天由命。」

交代完一切,三爺長嘆了一口氣。

按照三爺教的方法準備停當后,望著外面夜風嗚咽的暗夜,我爸可能也有些發怵,請求三爺留下來。

三爺搖了搖頭,他說自己在這很容易被陰魂識破,還是回避得好。如果挨到三更還脫不了身,再給他打電話。

三爺走后,我直愣愣地盯著墻上的鐘,心如油煎,度秒如年。

夜靜得出奇,屋子里偶爾傳來媽小聲地抽泣,不知她是在想大哥還是姐姐。

好不容易熬到子夜,我緊張地聽著門外的動靜,依舊沒有一絲聲響。又有黑汁液從棺材里流出,它們像是有靈性一般繞著我打轉。

一聲尖長的貓叫劃過,門外隱約響起了類似馬蹄的急促聲,聲音由遠及近,不多時詭異的敲門聲響起,敲了一會不見回應,又變成了急促的拍打,接著又成了尖指甲刺耳的撓抓。

屋內的人都咬著牙大氣都不敢喘,鬧騰了大約半個時辰后,聲音停止了。

我剛悄悄松了口氣,突然響起了大哥的聲音:「爸,開門!你不是最疼我嗎?怎麼把我一個人丟外面,外面好黑,好冷,又濕又悶,我害怕,不要在那邊,讓我回家,我要回家……嗚……」

怎麼會是大哥?不是說姐姐的怨魂索命嗎?

大哥在外面哭得撕心裂肺,屋內也響起了越來越大的抽泣聲,我媽明顯憋不住了,我想提醒她,卻又不敢動,也不敢出聲。

抱著求救的心理看向爸,不好!

他跑去開門了!

「爸,別去,外面是什麼東西都不確定!」

顧不了那麼多,我飛撲過去,搶在門被打開一條縫的時候,猛地撞開了爸。

好險!成功上鎖之后,我松了一口氣。

「卡嚓」一聲脆響,爸不知從哪里摸到一把剔骨刀,竟將竹席劈開了,豬心裂成了兩半,冒著污血滾在了地上。

「爸?!」

爸緩緩轉過頭,沖我擠出一個生硬的笑,額頭上一條筆直的血印子正往下緩緩流著血,那只「牛眼」增到了兩倍大,眉毛都頂得變了形,眼眶里的鮮血不斷的外涌。

小聲地咕噥兩句,爸提刀朝我走來。我本能地往后退,卻一不小心被火盆絆倒。爸扭曲著臉,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怪異表情,朝我的心口舉起了刀。

我腳蹬手趴的往前爬,刀沒有落下來,卻傳來了我媽的慘叫。她死死地拉著我爸的腿,刀子深深地插進了的她胳膊上。

「他爸……他爸……你醒醒啊!我什麼都隨著你,就連你糟蹋了峰子他姐姐我都不管了。但這次,你就聽我一次,好不好,這可是峰子啊!咱們唯一的兒子,你殺了他咱們可就什麼都沒有了!」

「媽,你在說什麼 ?欺負姐姐的不是大哥嗎?」

7

我的三觀在這一刻被震碎了一地,眼見爸再次朝媽舉起刀,我抖著手抓起一根靈棍,狠狠地朝爸的后腦砸去,趁他倒地的空當,我將血肉模糊的媽拖到了棺材后面。

「峰子,媽實話告訴,媽當初收養你姐姐就是給你大哥做媳婦的,自從有了你大哥,你爸就經常打我,我給他生了個傻兒子他覺得丟臉。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