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產房男》第3章

他們決定拖到產男房開建前一天晚上,再給柳如如用藥。

可今晚,她不知怎的,掙脫了繩索翻進我的房間。

柳如如雙目圓睜,恐慌至極。

拉著我的手,就往外跑。

我現在身體弱到站都站不穩,想喊爸媽,把柳如如重新綁起來。

可下一秒,她捂住我的嘴,說出的話,讓人脊背發涼。

「楊旭,小心你姐。是她在給你下毒!」

11

大姐要害我?

這怎麼可能?

可在柳如如重復一遍后,我禁不住在腦海中復盤,緊接著全身冒起冷汗。

并不是沒有這種可能性。

這也就能解釋,為什麼我離開村子后身體沒事,回來就生病。

村子里的女孩沒啥地位,但我姐不一樣。

她會用木頭做弓箭,用彈弓打鳥一打一個準,村里的男孩都崇拜她。

我姐年輕守寡,村里人都覺得她晦氣,想趕她去后山里自生自滅。

是包括我在內,村里所有的年輕男人替她求了情。

甚至我從小玩到大的兄弟鐵軍和大牛,用不結婚來威脅他們的爺爺和曾爺爺,也就是村長和楊老。

可村里像我一樣生病的男人多了去了,大姐難道給他們也下了毒?

想通這一點,我趁恢復了些力氣,冷笑著抓住柳如如,生怕她逃跑。

「少騙我了,你背著我偷人,懷了野種還敢來挑撥離間!」

見柳如如不說話,我更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這女人嘴里,根本沒一句實話。

差點又被她騙了。

正要喊人,柳如如眼眶一紅,竟然掉下眼淚。

「我,我也不想背叛你的楊旭,這麼多年,我愛你,你應該最清楚嗚嗚嗚……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那個男人張弘文,跟你姐關系不一般。

「是她指使張弘文來毀掉我,想讓我當替死鬼!」

我下意識想反駁。

那男人我之前根本沒見過,且大姐和村里的女人一樣,沒人領著就無法離開村子。

他們之間怎麼會扯上關系?

「楊旭,我真是親眼看著你姐和他開車來的,我發誓!」

直到柳如如說了一個地名,我不得不信。

下水鎮和我們楊家灣一山之隔。

兩地之間抄近道,來回根本用不上兩個小時。

而我姐,每周日都會獨自去后山采菌子。

直到傍晚才回來。

明天,就是周日。

12

柳如如向我坦白。

說為了供弟弟讀書,她經人介紹,去了下水鎮那家按摩店打工,還接過私活兒。

按摩店老板張洪文看中柳如如姿色,逼迫她當情人。

柳如如再三向我保證,張洪文怕得病,每次都做了措施。

這孩子肯定是我的。

說來也可笑,我一個大學生,竟然還真信了大姐的把戲。

她做這麼多,就是不想被當作犧牲品。

為此不惜毒害我的身體。

雖然現在還不知道大姐是怎麼做到這點的,可除了她還能是誰?

產男房、胎神娘娘的傳言固然嚇人。

可最恐怖的,還是人心。

我讓柳如如安心回柴房等著,只要我抓住大姐的破綻,就能救她出來。

楊老的藥好使,經過一夜休息,我好多了。

天剛亮,大姐給我們準備好早餐,就提上籃子往后山走去。

她腳步輕盈,越走越快。

讓大病初愈的我跟得十分吃力。

大姐進了后山那座廢棄的木屋,我輕易不敢靠近。

可在樹后左等右等半小時過去了,也不見她人出來。

我心中起疑,悄悄從屋后摸上去。

用袖子擦凈窗戶一角后,我看到了令人作嘔的畫面。

13

印象里端莊沉靜的大姐,此刻被人按著,可她非但不反抗,還異常享受。

視線上移,我看到那個滿頭大汗的男人,是我兄弟鐵軍。

「好了沒鐵軍,到我了到我了!

「你干事這麼不利索,耽誤了時間,咱姐該不高興了。」

我瞥向聲音來源,驚得差點喊出來。

屋里不只有鐵軍,還有大牛和村里其他三個同齡的年輕人。

他們衣服都脫了,仍頗有秩序地等在一旁。

唯獨那幾雙眼睛,片刻不離我大姐。

難道,她是用這種方式和村人做交換?

換每周出村的一個機會?

14

木屋里完事時已經到了中午。

其他人羨慕地看了眼鐵軍,紛紛回家吃飯。

鐵軍提著褲腰,對正穿衣服的大姐面露乞求。

「姐,我還想……ₐ​​‌​‌‍‌‍‍​‍‌‌‍​‌‌​‍‌‌​‍‌‌‌‍​‍‍‍‌‌​‌‌‍‍‍​‍‌‌‌‌​‌‌‌‌‍​‍‌​‌‍‍‌​‍‌‍‍​‍‍‌​‍‍‍‌‌​‌‌‍‌​‌‌‌‌‍​‍‍‌‌‌​‌‌‍‍‍​‌‌‍‍‍​‍‌‌‌‍​‌‌‌‍‍​‍‍‍‌‌​‍‌‌‌‌​‍‍‍‍‌​‍‍‍‌‌​‌‌‍‍‍​‍‍‍‍‌​‍‍‍‍‍​‍‍‌‌‌​‍‍‍‍‌​‌‌‍‍‍​‍‌‌‌‍​‍‌‍‌​‌‌‌‌​‌‍​‍​‌‍‌​‍‍‍​‍‍‍​‍‍​‍‌‌‌‍​‌‍‍​‍‌‌‍​‌‌​‍‌‌​‍‌‌‌‍​‌‌‍‍‍​‍‌‍‌​‍‌‍​‌‍‍​‍‍‍‍‍​‌​‌‍‍‌​‌‌‌‌‍​‍‍‍​‍​‍‌​‍‌‍​‌‌‍‍‍​‌‌‍‍‍​​‌​‌‍³」

「小軍,今天時間不早了,下次補給你好嗎?」

大姐溫柔地拒絕了他。

兩人一前一后走出木屋,向后山深處走去。

楊家灣很特殊,只有村里的成年男子才能辨認進出村子的方向。

小孩、女人則會迷路,無論怎麼走,最終都只能回到原地。

就算被人帶出去,一天之內不回村,也會暴斃身亡。

老人們說,這既是胎神娘娘的詛咒,也是保佑。

不到一個小時,鐵軍把大姐送下山。

我遠遠跟在后面,累得氣喘吁吁,還沒等緩過勁,大姐和鐵軍分開,往鎮里走去。

我咬牙,只得跟上。

這回柳如如沒騙我。

大姐確實去了那家按摩店,而店門口就停著我上次看過的奔馳。

視線穿過透明門簾,能看到大姐和張弘文說說笑笑,關系非比尋常。

15

大姐不只是想找柳如如當替死鬼。

她還要害死我和柳如如的孩子。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